yabo亚博登录-全站首页APP



最新演出动态PERFORMANCE INFORMATION

“狂人”京城首秀:盼许久,终得见


历时数月,《狂人日记》终于顺利上演。随着"救救孩子"四个大字在舞台上渐显,"狂人"的京城首秀落下帷幕,期待与盼望终有着落,忐忑与不安尘埃落定。

这是《狂人日记》第一次以"狂人觉醒"作为开篇,惨淡凄厉的月光下,狂人独自怆然,他说"我不见你,已三十多年",他说"这是个坏兆头,我知道不妙",他说"凡事总需研究才会明白",他说"我不想在我不认可的选项中做选择",他放荡叛逆,他满嘴荒唐,他是铁屋子中唯一清醒的"疯子"。
今天的北京阴沉闷热,然而剧场里,仿佛因为这穿越百年的清冷月光变得有些刺骨。不再有讲述者的低语,剧目的叙事角度随之改变。一切都不再是别人口中难懂的故事,那些难堪的、想逃离的时刻,那些他曾恐惧的、无可奈何的人和事徐徐展开,这一刻,"狂人"不再是躲在日记后的秘密,他活生生的站在观众面前,把自己的所有伤疤和疼痛大白于天下——他醒了,他不再闪躲了。

《狂人日记》是中国人烂熟于心的文学著作,它的字字句句,哪怕跳出小说走上舞台,无需多言,那自是每个人刻在骨子里的文字,一看便知,那是人们熟知的、冷峻的鲁迅。

陆帕版《狂人日记》到今天,依然在路上,即使它首演至今已逾一年,但它仍然还在成长,每一次亮相都是独特的。克里斯蒂安·陆帕导演的《狂人日记》不是一部简单的戏剧,它的深邃宽广和暗流涌动,很容易使初次或仅观看过一次的观众陷入心灵上的迷雾。它保留着原著中的反叛气质,又超越了原著中的反叛;反叛的不仅是一种“吃人”的时代和礼数,还反叛着一种当下人类普遍缺乏精神诗意的生存状态。

在陆帕看来,鲁迅不希望读者是被动的,而是希望每个读者通过阅读他的作品,都能够积极地启动自己的思想和分析能力。

“我得知《狂人日记》这部小说,来自于《狂人日记》的出品人钱程先生的引荐。我第一次读到它时就十分震撼,并迅速决定排这部戏。读罢小说后,我来到中国,拜访鲁迅生活过的地方,这让我更深刻的了解了这位与众不同的革命者。据我所知,鲁迅先生在写《狂人日记》时,精神状态一度十分低迷,所以他把狂人的疯狂与挫败写得那么生动,这个世界的残酷和暴力在这些边缘人物的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而这与我的人生经历也十分相似——我曾经也是跟狂人一样不被人理解的人物,我也曾经被放弃和鄙视,这部作品是狂人的故事,也像是我自己的故事。鲁迅笔下的主人公站在人类发展史上以人道主义姿态向世界宣告这一具有预言性的想象——我对迄今为止居住在地球上的人类感到恐惧,人们会互相残杀,并最终毁灭我们的星球。对我来说,《狂人日记》是一声尖叫,而我需要让这刺耳的声音渗透灵魂深处,让人们颤栗于这疯狂,哪怕是短暂的,也能够更清醒地意识到,我们的残酷和传统思想的残虐。如果说很多作品都是在给我们答案,而陆帕的《狂人日记》,则是扔掉所有的成见和“标准答案”,带我们一起去探秘,去梦游,去对鲁迅进行一次漫长的精神拜访,去重新审视那些罕有人去真正追究过的种种谜团。
而《狂人日记》的舞台,也成为一个充满秘密的“魔盒”。

///

第五届老舍戏剧节闭幕大戏

克里斯蒂安·陆帕 导演戏剧作品

中国故事三部曲之二

《狂人日记》

A Madman’s Diary
///